• <rp id="d691l"><meter id="d691l"></meter></rp>
    <b id="d691l"><form id="d691l"></form></b>
    <rp id="d691l"></rp>

      “五一”假期露營地預訂過半,露營產業如何發展?

      來源:中國消費者報 發布:2022-05-17 11:08:13

      剛剛過去的“五一”假期,全國不少城市的露營地、河湖邊、公園草坪上,支起了一頂頂帳篷。相關數據顯示,端午假期即將到來,各地不少露營地已經預訂過半,露營成為當下旅游新熱點。然而,《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發現,露營產業要得到長遠發展,還面臨著很多問題。一方面,部分營地基礎設施不完善,缺乏基本的上下水、規范化垃圾處理等設施;另一方面,露營者的環保意識、安全意識淡薄,行業長久發展面臨挑戰。

      多種因素成發展催化劑

      “相比逛商場、去游樂場,我7歲的兒子和3歲的女兒更喜歡露營。大自然的花草樹木對孩子而言,都是新鮮的。對于大人來說,暫時擺脫工作生活中的各種瑣事,回歸山野令人精神放松,可以享受片刻安寧。”北京90后消費者劉晨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說,“我們是多個家庭組團露營,由于疫情防控出不了遠門,喜歡露營的人越來越多,營地也越來越擠。”

      “五一”期間,各臺關于“露營”關鍵詞和露營產品的搜索量大幅增長。多家在線旅游臺發布的數據顯示,露營從搜索量到訂單量都大幅增長。

      北京聯合大學中國旅游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秘書長、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特聘專家曾博偉教授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各臺關于露營的搜索量增加,說明露營需求增長較快。隨著人們生活水不斷提高,產業不斷完善,旅游需求成為一種剛需。如今受疫情影響,人們遠途旅游受限,露營作為中、遠途旅游的替代產品,得到快速發展。”

      曾博偉分析認為:“露營是若干旅游產品中的一種。作為產業,不能僅計算出游人次,還要看消費。找塊綠地、搭個帳篷、鋪個墊子,吃點兒東西,遛遛彎兒,這樣的露營幾乎是沒有消費的。因此,露營產業的發展還要看今后相關設施等各方面的完善情況。”

      倡導“無痕露營”理念

      一位資深露營愛好者向記者抱怨道:“現在露營的人越來越多,每逢節假日,郊區能搭帳篷的地方幾乎人滿為患,亂扔垃圾、亂生火等破壞生態環境的現象屢見不鮮。人們離開后,地上常常一片狼藉。”

      記者發現,除了專業的露營地,大多數人會選擇水邊、草地整、植被較為茂盛的區域露營。今年“五一”期間,記者在國家西山森林公園看到,有不少市民選擇在山間的草地露營。由于不是專業營地,缺少相關設施,加上部分露營者缺乏環保意識,各種食物包裝袋、一次餐盤等垃圾散落在山間草坪上。

      針對“露營熱”暴露出的問題,武漢大學國家文化發展研究院學者明琰、鐘晟曾撰文指出,由于出行半徑較小,城市內公園常常會吸引大量休閑游憩的露營者,過量游客容易造成土壤侵蝕問題以及植被破壞。而較為偏遠的森林公園、生態保護區、自然保護區則因缺乏管控,導致露營車輛進入非鋪裝路面而造成土壤承載力受損及生態景觀破壞。此外,露營增加了游客戶外停留的時間,塑料制品的使用及大量生活垃圾的產生,超出景區和保護區原有的承受范圍,造成生態環境的破壞,增加公共管理成本。

      記者了解到,為保護生態環境,一些臺和露營愛好者開始倡導“無痕露營”理念,倡議提前計劃準備,選擇可耐受地面露營,妥善處理垃圾,減少使用肥皂清潔劑,減少野外用火對環境的影響,盡可能保持自然原貌,有些人在離開時還會帶走120%的垃圾。

      營地價格不同 條件參差不齊

      “現在營地有兩大發展趨勢,原有營地漲價、新營地增多。”北京消費者張茜對記者說,2021年,她去的營地一晚價格為150元,今年“五一”該營地價格已漲到280元一晚。她關注過的營地價格都有不同幅度的上漲,最貴的一晚要500元,如果提供帳篷等設備,價格要過千元。“不過也出現了不少新營地,價格不貴,有的只要幾十元,但特別便宜的營地基本沒有配套設施,只是在水邊、草地整出一塊區域作為營地。”張茜說道。

      有不少露營愛好者在網上吐槽,內容主要集中在營地設施不完備,比如停車難、補給難、體驗差等問題。

      記者在直播臺搜索“營地”發現,同樣的營地在價格與設施上差別很大。在價格方面,便宜的只有30元,貴的達幾百元。在設備條件方面,有的營地配有衛生間、洗澡間、停車場、小超市等設施;而有的營地連上下水都沒有,在視頻中營地旁邊的小溪里,人們在清洗食物、餐具,還有人在洗手、洗腳。

      文化和旅游部法治專家委員會委員、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文化旅游政策法規中心副主任王天星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露營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既涉及露營者自身的安全,也涉及露營所在地的環境問題。比如可能面臨的自然災害,如暴雨、雷暴、猛獸襲擊;再比如環境問題,露營不可避免會排出廢水,產生垃圾等,以及露營活動對周邊居民的影響,因此營地必須保障基本的水電供應、安全和環境舒適。”

      如今營地有遍地開花之勢,但真正能夠提供完備露營條件的并不多,因為打造一個舒適的營地需要大量投入。曾博偉表示:“很多營地的土地保障都是有問題的,比如按照規定,營地的土地是按照酒店用土地處理的,成本非常高,國內現在盈利的營地很少。”

      由于設施條件好的營地不賺錢,不少營地盡量減少基礎建設的投資。

      營地投資者劉尚告訴《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做營地少不了人力、租賃等成本支出,再加上器材損耗、桌椅保養等費用,算下來,一個規模8000方米的營地一年的成本基本在百萬元。而露營本身對環境、天氣的要求極高,北方地區一年中適合營業的時間只有4月中旬到10月中旬,工作日基本上沒什么客人,設施齊全、運營管理全面的營地很難盈利。而一些每逢周末圈塊地、立個牌子就收費的營地倒是賺錢。”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我國共有超4.1萬家“露營營地”相關企業。其中,2020年同比增長227.52%;2021年同比增長139.50%。短時間內,營地數量增幅巨大,倘若配套設施參差不齊,消費體驗不佳,必定會影響到營地乃至露營經濟的進一步發展。

      規范化經營是關鍵

      “露營熱”反映出民眾對高質量休閑方式的需求。曾博偉認為,目前我國整個露營產業還處于野蠻生長階段,如果要把產業空間做大,就要從政策上給予更多保障。

      據記者了解,目前一些城市陸續制定了露營相關規定,比如上海出臺《經營帳篷營地建設與服務規范》,浙江省湖州市出臺《湖州市露營營地景區化建設和服務標準》《湖州市露營營地景區化安全防范指南》等文件,均對露營營地的建設標準、安全監管等方面提出要求。但就露營產業整體而言,亟須盡快出臺針對不同類型露營營地的行業標準,對衛生條件、旅游安全、配套服務等方面進行規范。

      王天星告訴記者,為了保障露營者人身安全,保護生態環境,建議有關部門采取以下措施:在確保安全、舒適度、生態環境不被破壞的前提下,對露營場地進行規劃;必須具備一定條件才能開設運營營地;加強監管,對運營過程中是否持續符合條件進行實時監管。“隨著露營經濟的發展,相關規劃、標準以及法規都會跟上。在韓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露營地是作為旅游住宿服務的一種形態被納入旅游法規范中。這也將是我國露營產業今后發展的一個趨勢。”王天星總結道。(本報記者 李燕京)

      相關新聞
      久久精品,日日躁,夜夜躁

    1. <rp id="d691l"><meter id="d691l"></meter></rp>
      <b id="d691l"><form id="d691l"></form></b>
      <rp id="d691l"></rp>